二零一三

非天夜翔


上一页 1/482 下一页

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

1、夜路

“刘砚,你那个当兵的同学呢?”

埋头修改图纸的刘砚置若罔闻,直到隔壁女孩们笑了起来,问出第三遍,刘砚才抬头看了她们一眼。

一名女生说:“不是打算在这里找工作的么?”

“蒙烽啊……”刘砚拿着橡皮,在透视图上轻轻地擦:“他爸妈让他回家,就走了。上个月走的,你们反射弧真长。”

“真可惜。”又一名女孩笑道:“那么帅的兵哥,难怪没见人等你吃晚饭了。”

刘砚瞥了她们一眼,揶揄道:“谁喜欢上他了?请瓶鲜橙多,我可以把他的电话号码给你们。”说着轻轻地吹了口气,把橡皮屑吹散,犹如在驱赶他脑海中一段固执的记忆。

铃声响,下课,学生们涌出教室。

一缕夏天的炽烈阳光从纤尘不染的玻璃窗投了进来,偌大教室内空空荡荡,刘砚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,收拾手里的产品效果图。

这是他分手后的一个月又十二天,与蒙烽的相恋纪念日。

七年前,刘砚与从小认识的竹马蒙烽升上z市中学高三,表白,相爱。高考后蒙烽去当兵,刘砚考上了一所大学。学生时代的山盟海誓,刘砚仍然记得,各奔前程后,他们仍不死心地保持着联系,期待在毕业与退伍的那天再在一起。

刘砚大学二年级因成绩优异,被送去德国当交流生,远在异国他乡,却仍不忘当初的爱人。回国后保送研究生。研二的这一年,蒙烽终于退伍,来到刘砚念书的s市,再见面时没有澎湃的感情,没有激烈的夜晚,蒙烽抱着刘砚,安静地睡了一个晚上。

刘砚没有动,却失眠了一整晚,看着天花板,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蒙烽在s市住了下来,打算找份工作与刘砚共同生活,然而他东奔西跑,学历太低,却实在找不到一份满意的活儿,最后,他走了。

刘砚没有干预蒙烽的选择,当他关上门,蒙烽在门外,刘砚在门里的时候,彼此心里都清楚,他们都不再是七年前的那对高中恋人了。时间是把最锋利的刀,拖泥带水许多年,藕断丝连的过去终于在再见面时,被无情地一刀两断。

眨眼间光阴便从手指缝中漏过去,犹如细腻的沙粉,再无痕迹,人不再是从前的人,爱情也并非当初的爱情,不能责怪异地恋,更不能责怪彼此的人生,谁也没有错,一切源于自己。

七年后,分手一个月又十二天的今日,刘砚独自坐在教室里,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“刘砚!”一同学从前门探头:“导师在等你,还不去?”

刘砚如梦初醒,快速收拾好图纸,朝办公室去。

“设计图我看了。”系主任说:“小毛病很多,大的问题没有。”

刘砚放下图纸,接过系主任递来的咖啡,边喝边看书架,问:“我可以借点书回去看看么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刘砚的导师是个五十岁的,很有风度的老男人,此时坐在办公桌边上,喝了口咖啡:“你的设计都很注重用途,有浓厚的冰岛风格,但人机工程学这块是你的短处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”

刘砚自嘲地笑了笑:“在包豪斯上课的时候,我人机一直做得很糟糕,老师,这是什么?”

刘砚抽出书架上的一本书:《丧尸生存手册》。不禁笑了起来。

系主任很喜欢刘砚这名学生,笑着解释道:“你知道吗,美国国防部在五月份于网上发布了一份预警指南,官方宣称这是为了提醒大家,以应付未来无限的可能。”

刘砚随手哗啦啦地翻书,哭笑不得道:“是真的?我借回去看看吧。”

“你的产品修改意见我都写在u盘里了。”系主任道:“看书的同时也别忘记你的作业。”

刘砚无奈道:“好的。”

刘砚把u盘朝口袋里一塞,背着笔记本出来,掏出手机打通家里电话,没有人接。

上一页 1/482 下一页

首页 末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