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WM 绝地求生

漫漫何其多


上一页 1/154 下一页

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

第1章
  下午两点,魔都HOG俱乐部PUBG分部基地,一队队长披着队服,端着水杯,踩着拖鞋,拖着步子,不紧不慢的下了楼,经过冠军墙,直通三楼的一面墙上嵌着数不清的奖杯奖牌,一多半的上面刻着一队队长的id:Drunk。
  Drunk,祁醉,现役国内电竞选手明星排行榜首席,原HOG俱乐部CF分部队长,曾连续三年带队出征CF世界联赛,祁醉带队三年,稳拿了三年的世界联赛冠军,在祁醉的恐怖统治时期,欧洲北美韩国赛区战队全部挣扎在亚军席上,至今翻不了身。
  因为出名早,在役时间长,这些年来祁醉花名无数,祁神、7神、毒舌醉、神之右手、电竞之光……说的都是他。
  不过荣誉再多,回到基地里,祁醉也就是个长得帅气的网瘾少年。
  二十五岁的大龄网瘾少年站在基地一楼的训练室玻璃墙外,面无表情的拧开水杯,喝了一口温开水。
  一楼训练室是青训生和战队二队的队员们训练的地方,小孩子们平均年龄不到十八岁,心理素质一般,且几乎全是祁醉的死忠粉,对他又敬又畏,余光扫到祁醉在外面,瞬间如芒刺背,一个个坐的笔直,敲键盘的声音都隐隐有些整齐划一的趋势。
  祁醉始终看着一个人,那人背对着祁醉,瘦削的身形被高大的电竞椅挡了个结结实实,站在祁醉的位置,只能看见他纤长的手臂,祁醉看了一会儿,拧好水杯,转身上了楼。
  HOG是圈内的豪门俱乐部,PUBG分部更是出了名的财大气粗,战队基地是个连栋别墅,坐落在黄浦江边,一共三层,一楼杂七杂八,训练室休息室厨房餐厅什么都有,二楼是所有队员包括工作人员的宿舍,而结构最好采光最好的三楼,则只供给战队一队四人。
  祁醉上了三楼,径直走进三楼一队专用训练室,训练室里一队突击位卜那那已经到了,正在设定下午训练赛的自定义服务器,祁醉走到自己机位前,脱了外套搭在电竞椅上,扫了室内一圈:“老凯和浅兮呢?”
  老凯,俞浅兮,一队的另外两个队员。
  “老凯昨晚复盘咱们昨天的训练赛的复盘到早上十点,刚睡下,浅兮他……”卜那那盯着屏幕,边打字边道,“他昨晚做直播了吧?好像播到早上八点了,这会儿起不来。”
  祁醉蹙眉:“严控直播时常,不能耽误正常训练时间……”
  “哎!规定都是吓唬楼下的小孩们的,俞浅兮刚续签了直播合同,正着急吸粉呢。”卜那那是个好脾气的胖子,笑着帮忙打圆场,“他也没闲着,我看他号了,分段保持的挺好的,私下没少练,甭深究了,你以为谁都跟你似得?一年光拿代言费就能稳赚千万?”
  祁醉还欲再说,卜那那忙岔开话题:“先别说他,你最近一天天干嘛呢?整天下楼看什么?我可是听二队队长跟经理打小报告了,说你无端骚扰二队正常训练,跟个教导主任似得,站在人家训练室外面死盯,几个小朋友快让你吓出尿频来了。经理刚来找我了,让我给您捎句话,离你粉丝们的生活远一点,没事儿别总去破坏一楼正常生态圈。”
  祁醉笑笑坐回自己位子上。
  “说说,总去看什么呢?”卜那那已把服务器设定好,把密码发给众人后一推桌子,带着转椅滑到祁醉身边,“刚来的那波青训生里有你认识的?”
  祁醉开机,进入自定义服务器随手摸了两把枪热身,道:“有。”
  “真有?”卜那那挺意外,“谁啊?”
  祁醉捡了几个配件装在枪上,一边上子弹一边淡淡道:“于炀。”
  “Youth?”卜那那诧异,“我知道他,Youth,本名于炀,挺出名的,连着三个月了吧?一直稳在亚服前十,这个月登顶好几次了,他来咱们这青训我还挺意外的,好像是浅兮招进来的,我看过他的比赛,单排solo是真的强,就是听说脾气不怎么样,好像是有点孤僻,二队的人都有点怕他……你怎么认识他的?亲戚?朋友让你照顾的?”
  祁醉开了自动射击模式,右手稳稳压枪,一梭子子弹下去弹孔几乎全固定在了一个位置上,打了两梭子子弹,祁醉放开鼠标,轻轻揉了揉右手手腕,云淡风轻:“不是亲戚,前男友。”
  卜那那呆滞了片刻,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,且也早知道祁醉那不足为外人道的特殊性向,没太惊讶,只是纳罕:“这……这什么时候的事?我怎么不知道?”
  卜那那是祁醉的老队友了,这些年除了年假那几天,几乎无时不刻绑在一起,卜那那实在想不明白祁醉从哪儿弄了个前男友出来。
  “去年的事了。”祁醉拧开水杯,喝了一口道,“我去火焰杯做指导那一个月。”
  火焰杯是去年国内几家俱乐部合办的训练生线下赛,旨在挑选优秀青训生,吸收电竞新鲜血液,因为祁醉所在的HOG战队从不通过这种海选赛招人,公平起见,索性让他们战队出人来做指导。
  祁醉和于炀,就是那一个月认识的。
  于炀当时没什么名气,但祁醉一进组就注意到了他。
  无他,于炀长得太好看了,混在一群宅男里面,让人注意不到都难。
  当然,祁醉不至于这么肤浅,有点动心,是因为于炀真的很厉害。
  厉害到在线下赛第一天的娱乐表演赛里,险些胜了酒后的祁醉。
  祁醉那天被几个赞助商请去吃饭,难敌盛情,喝了两杯,偏偏祁醉酒量差的令人发指,两杯红酒下肚,反应力直线下降,晚上的表演赛里,被于炀压的死死的,不过最后祁醉还是险胜了于炀。
  再后来……
  祁醉懒得回忆了。
  “说说啊!”卜那那着急,“怎么分的?详细说说,让我开心开心!”
  “……”祁醉抬眼看了卜那那一眼,一言难尽,“做个人不好么?”
  “说说,说说。”卜那那是真的好奇,“我一直觉得你这个老畜生已经脱离低级趣味了,可以啊你!鸟悄儿的,背着我们搞了一段忘年恋!”
  “滚你妈的忘年恋。”祁醉躲开卜那那的肥手,“他当时刚成年……就比我小六岁。”
  “别岔话。”卜那那不依不饶,兴致勃勃,“怎么在一起的?我可听说他那个脾气,怎么说呢……一点就炸,跟个刺猬似得。”
  祁醉轻敲键盘,摇头:“倒没有,熟了以后脾气挺好的,就是容易害臊……”
  火焰杯主办方福利待遇不错,正值夏日,每天除了各类新鲜水果甜点,晚上饭后还给选手们送两个哈根达斯的冰淇淋球,祁醉当时随口说了一句味道不错,从那天开始,于炀每天背着人,把自己的那一份送到祁醉房间里,有天让祁醉撞见了,祁醉还没来得及说话,于炀就满脸通红慌里慌张的跑了。
  “那怎么分的?”卜那那这个不通人性的死胖子没有任何同情心,兴致盎然的追问:“这么好干嘛要分?”
  “你管呢?”祁醉换了把枪,游戏版本更新,几把常用抢的数据变了,祁醉需要重新练压枪手感,他随口敷衍,“不合适就分了。”
  祁老流氓嘴毒又缺德,素质绝对算不上好,但也做不出背后说前任坏话的矬事儿。
  更何况……为什么分手,祁醉有点偶像包袱,说不出口。
  于炀动态视力超群,意识好,反应快,各种预判精确,在火焰杯比赛里一路畅行,赛后分析上,祁醉毫不吝啬的给了现在想想都有点可笑的夸张评语,就这样,于炀稳拿了那年比赛的第一。
  赛后庆功宴上,祁醉趁着于炀还没定下要去哪个俱乐部,背着人,将于炀叫到走廊里,想问他有没有兴趣来自己俱乐部。
  那天于炀喝了点酒,脸红扑扑的,招人喜欢的要命,一个月里,两人几乎没独处过,手都没牵过一次,祁醉心里一动,话还没说,先把人按在走廊的墙上了。
  也是那会儿,祁醉意识到自己这一个月似乎是让人耍了。
  于炀的脸簌然变得青白,整个人压抑的发抖,和祁醉十指交缠的双手瞬间变得冰凉,祁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于炀大力推开了他,眼中尽是戒备和惊恐。
  于炀的反应并不奇怪,是祁醉非常熟悉的传统直男对同性行为的厌恶。
  祁醉愣了片刻,双手摊开,示意自己不会再动手。
  祁醉面无表情,问于炀:“接受不了?”
  于炀脸上满是冷汗,过了好一会儿双眸才有了焦距,恍惚的点了点头。
  祁醉失笑,半晌莞尔:“你天分这么高,这种比赛没我也能过的,没必要勉强自己跟我玩这个。”
  于炀茫然的看向祁醉,似乎是没听懂祁醉再说什么。
  祁醉无意纠缠,他这些年早让人捧习惯了,头一遭春心一动,没想到让人玩儿了,能保持表面的冷静就不错了,祁醉拿过于炀的手机,当着于炀的面把自己所有联系方式飞速拉黑删除后,把手机丢回于炀怀里,径自走了。
  从火焰杯回来后祁醉带队征战北美,足足打了两个月才回国,几个月后偶然听说于炀一直没签俱乐部,后来又听说他id正式命名为Youth了,再再后来,硬说还有交集,就是在PUBG各服的排行榜上相见了。
上一页 1/154 下一页

首页 末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