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宝伏妖录

非天夜翔


上一页 1/869 下一页

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

1.曜金三圣


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。

苍空一望无际,太行山巅终年积雪,与天际流云同为一体。此地为寻常飞鸟不能企及之处,唯独数只白隼盘旋高空,迎着凛冽劲风,化作碧蓝天幕下的数个小黑点。

一只巨鸟爪中揪着包袱,掠过云层,展翅而来,暮色下,羽翼折射着流动的金光,它一个俯冲,朝着笼罩山顶的云雾飞去,破开云雾后,群峰环抱的太行山巅正中,现出金碧辉煌的宫殿群落,宫殿外墙在黄昏下,如同染上了一层红焰。

宫殿群中终年不积雪,更种满了苍翠的梧桐树,灿烂阳光之下如同盛夏,晚风吹来,漫山梧桐树叶沙沙作响,投射着日暮余辉的光影,恍若为这行宫拉开了一个漫长而优美的梦境。

巨鸟降于主殿外平台上,伴随一声震荡群山的长鸣,全身闪烁金辉的羽毛刷然铺天盖地地抖开,再朝身上一收。漫天羽翎散尽后,其中现出一名身材挺拔的青年男子。

男子身长近九尺,五官轮廓深邃,双目漆黑中带有一点暗金之色,上身□□,腹肌轮廓分明,一身小麦色肌肤,腰际围一袭漆黑卷绣金纹王裙,随风飘扬。他手中提着那包袱,缓步走向正殿。

宫殿中来来去去,俱是少年少女,见那男子经过,便忙纷纷跪地。

“青雄大王。”

被唤作“青雄”的男人王裙飞扬,穿过种满了梧桐树的宫殿中庭,一路前往正殿。夜色悄然笼罩,正殿内尚未掌灯,明暗天光下,殿内高处有三把王座,两把空着,而正中间的一把王座上,坐着一名红衣红发男子。

他的红发如同火焰一般,王袍哪怕在昏暗室内亦显得金红耀眼,仿佛有朝霞在袍上流动。腰带上长长的火焰尾翎拖曳到地。上身王袍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,露出□□半身,现出白皙□□的肌肤与充满力量的肌肉。

听到脚步声时,他抬起头,与青雄对视。

他是这座宫殿的王,亦是雪域与苍穹的主宰。世人极少有知其名讳“重明”者,近两百岁光阴飞逝而过,神州朝代更迭,曾经的威名也早已在历史中销声匿迹。

他面容俊秀,眉如刀锋,眉眼间蕴含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意味,脖颈处有一飞扬的烧伤印迹,延续到侧脸耳下。

漫长的沉默后,青雄终于开口。

“孔宣归寂,留下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交给你抚养。”

“怎么死的?”重明冷冷道。

青雄极缓慢地摇了摇头,殿内陷入了一阵死寂。

“他与人族的后代,我不养。”重明冷漠地说道,“到后山舍身崖去,找个地方,扔了罢。”

青雄单膝跪地,把手中包袱放下,包袱着地时,慢慢变大,展开,绣有莲花纹的四角发出暗淡光泽,及至完全打开时,包袱中现出一个男孩。

男孩侧身蜷在包袱中,容貌清秀,穿着破破烂烂的麻布袍,瘦小的身躯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,手中不知握着什么,蜷起的身躯更仿佛将那重要之物保护在怀中。

“以人族的年纪算来,今年四岁。”青雄又说。

重明静静注视那孩子。

青雄把那孩子抱了起来,抱在怀里时,那小孩不舒服地动了动。

“长得与他爹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青雄又说。

他抱着那孩子,拾级而上,来到重明面前,低声说:“你看,眼睛,眉毛。”

重明依旧答道:“我说,杀了。”

青雄把孩子交给重明,重明不接,青雄便将他放在了重明的身上。那孩子又动了动,似乎将从熟睡之中醒来,他感觉到重明□□而温暖的胸膛,便无意识地抓着他的王袍,与此同时,手中之物滑落下来,乃是一枚青绿色的孔雀翎。

“给他起一个名字,我走了。”青雄离开王座。
上一页 1/869 下一页

首页 末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