伪装学渣

priest


上一页 1/390 下一页

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

1、第一章

“下一站黑水街,请要下车的乘客准备从后门下车。”

公交车从b市郊区出发,绕了小半个圈缓缓拐进商业街,街道四通八达,行人熙攘。

语音播报员将这行字念得字正腔圆,这跟平常念的普通话还不一样,听上去像机器仿声,连尾音上调的幅度都显得刻意。

谢俞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扭头望了眼窗外炽热的阳光。

觉得车内空调温度太低,又觉得热。

公交车本来开得就慢,现在又被人流四面环绕,速度直接降成老爷车,正好碰到一个红灯,长长的车身剧烈晃动一阵,徐徐停下。

谢俞拿着手机,一边看窗外一边等对方接电话。

电话嘟了好几声终于接通,熟悉又嘈杂的声音钻出来,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她嗓门更大,直接盖过了那片纷乱,豪迈又有点儿哑,不知道在跟谁吵架。

“谁知道那六车货什么时候能到,就没有个准信儿,那帮孙子成天推三阻四。”

“一会儿说明天一会儿又说后天时间变个没完,最后直接跟我说他们也不知道……操他妈的。”

谢俞平静地听那女人叫骂。

“催个屁!连电话都不敢接了现在,跟我玩失踪。狗娘屁/眼里拉出来的玩意儿,也不出去打听打听,整个黑水街谁他妈敢惹我许艳梅。”

眼看这脏话越骂越难听,仿佛能吼个八百字小作文还不带停顿的,谢俞这才出声提醒对方:“梅姨。”

所有脏话瞬间消音。

许艳梅冲其他人摆摆手,闭上嘴,连手指缝里夹着的烟都毫不犹豫地掐灭了,随手往桌角上摁。又指指桌上那通意外接通的电话,示意此次‘六车货不按时出货讨伐会’可以散会了。

她掐完烟,将横跨在简陋办公桌上的长腿收回去,语气是其他人从未听到过的温柔,和刚才那个脏话两吨重的疯婆子简直就不是同一个人。

“我们午休时间凑在一起随便聊聊天,没啥事儿,闹着玩儿呢。生活这么平淡,偶尔说说脏话对心情好……”

谢俞也不拆穿,只问:“抽烟呢,抽烟也对身体好?”

许艳梅浑身都是尼古丁的味儿,睁眼说瞎话,心想反正这臭小子也不能从电话里钻出来:“我没抽,你不让我抽烟之后我就戒了,哎别跟我提这茬,提了我怕我烟瘾又犯,不能刺激我。”

装得倒是挺像,谁刺激谁。

谢俞听着她这把日益严重的老烟嗓——也就只有骂人的时候这个声音才能陡然间明朗起来,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这话到底是真是假。

“放假了吧,前阵子听你妈说你二十号考完最后一门,给你发的信息你怎么都不回。”

许艳梅继续转移话题道:“考得怎么样?我可是在网上找了好半天才找来的句子,那些句子都文邹邹的,找的时候快给我酸吐了。”

-面对考卷不彷徨,尽力就是好成绩,让梦想在考场上扬帆,让人生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!小兔崽子,考试加油!

谢俞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条毫无新意、一看就是批发语录、并且完全不符合现代青少年审美的短信,他能够一字不差地背出来。

公交正好驶进隧道,遮住了外头烈到灼人的光,周遭事物暗了下去。

谢俞本来就穿着一身黑,此时更是整个人隐在黑暗里,他将身子往后靠,伸了伸因为空间不足而勉强缩在一起的两条长腿,漫不经心地扯起一抹笑:“那你还找,我什么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,让我回你什么,谢谢鼓励、争取不做倒数第一?”

才歇息不到两分钟,黑水街一姐许艳梅同志这边又有人嚷嚷起来:“你们这里是黑店吧,还批发市场,价格那么高,摆明了坑人。”

上一页 1/390 下一页

首页 末页